氧化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这部被禁拍的著名小说被韩国人买走了版权被河正宇拍成了电影

发布时间:2020-10-15 05:40:51 阅读: 来源:氧化铁厂家

说起余华,相信现在很多80后和90后都觉得陌生,十几年前,余华的《活着》已经被张艺谋成功改编成了同名电影,在国内外获得了成功。余华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作家,对现实生活诸多深刻透彻的体悟令他的小说返璞归真,简略的对话和情节中大有深意和谋划。小说描写格局是时代性的,框架宏伟,这使他的小说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典范和严肃文学。

而余华的代表作《许三观卖血记》禁拍的神级小说,被河正宇拍成了电影《许三观》。在韩国版的《许三观》中,前半段侧重写许三观与许玉兰的恋爱过程,简洁生动,一顿一餐很有生活气息和情趣。许三观看上美丽的许玉兰,想娶她为妻,就请她吃白面面条,电影里的许玉兰,性格泼辣爽利,玉颈一伸,笑着就把面条吸进了小嘴里;吃完她说没吃饱,相当能吃的女汉子,强悍的胃口跟柔弱外表严重不符,许三观又请她吃大白肉包子,还给她买了一大包生肉做礼物.......

到后面许三观一行三人喝水憋尿去卖血,天真烂漫地以为血的浓度被稀释,自己可以赚到一点。这幕看得人发笑,却也心疼。然后是饥荒年代,家里揭不开锅,许三观便躺在床上给儿子们做起了大肉包子,口述详尽的制作工序,听得大家哈喇子满嘴流。是的,咽下口水就能尝到大肉包的味道,岂是生活在当今时代的我们能有所共鸣的?

现在的90后是很难想象那个时候会吃不起白糖的情景,现在中国人的生活富裕了,吃的零食里面掺有大把白糖、面粉和巧克力,反而要节食减肥。而在原著中,许三观为了讨好血头,攒了好几个月的白糖粮票拿去换了一包白糖送礼。

电影版对小说做到了基本的忠诚和还原,完成度还算可以,但叙事过分集中在个体家庭,忽略了整个时代背景的描述和转移,只集中在个人情感变化上,也是电影局限性的体现,没能像张艺谋的《活着》那样,在人物和家庭的身后始终立有时代的厚重沧桑和风云变幻。

你可能会好奇,在中国当代文学里可以封神的名作,大街小巷男女老少知道“许三观”这个名字的人,不亚于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和“阿Q”的这么一个故事,怎么会跑到韩国去?

《许三观卖血记》是我们国内特有的一个现象,书能出版,但不能改编成电影,因为过不了审。很多人想将其拍成电影,但都无疾而终,因为连项都立不了,何谈拍摄。后来几经辗转,2000年,《许三观卖血记》的电影拍摄版权被韩国映画世界株式会所的老板安东圭买走。一开始,安东圭还是想找中国人来导,并且他和余华都属意姜文自导自演。

当年姜文从戛纳归来,与余华见面后,也答应下此事。第一版剧本也很快出炉,但还是不行,过不了审。现实所迫,安东圭反复思量和权衡后,只好妥协--那就在韩国拍吧,因为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韩国也曾经卖血成风。剧本传到河正宇手中时,距离买下拍摄版权已经过去了18年。

电影中,导演选择了韩国历史中的两个时间段。第一段是1953年韩国战争后的几年时段,彼时朝鲜战争刚刚结束,整个韩国社会物质极度匮乏,百废待兴。第二段是11年后,即1964年后的一些时段。导演将原著小说中第1章到4章内容,故事开始一直到一乐11岁,放到前面时段里,快速交代。第29章的卖血失败情节,一乐好了,几年过后许三观想去卖血,结果血头不收,坐街头哭。

在我看来河正宇的《许三观》与余华的原著《许三观卖血记》灵魂上是无法对话的,高判立下,余华说了那么多,河正宇只说了一件事“私生子”。没错,连名带姓用过来,故事中的人物他们的确拥有70%相似的躯干,可是他们想要表达的其实不是同一个东西。这不是河正宇能不能拍的问题,而是孕育故事的“土壤”发生了变化,就不可能在水稻田里种下小麦玉米红高粱。

不过,想起那些曾经的伤痕电影,《蓝风筝》、《活着》、《芙蓉镇》、《巴山夜雨》、《孩子王》,都是风格各异,剑有所指的反思之作,近些年有一些作品已经走了味,很多作品只把玩时代的奇观,与思考和现实渐行渐远,这个时候来看《许三观》这样一部纯纯的韩国现代电影,把我们的题材拿去工工整整的拍了一遍,虽然深度一般、水准一般,照猫画虎,却是非常的亲切,值得一看。

我是江大侠,更多影视资源,欢迎关注江南影视圈。

南昌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苏州肤康皮肤病医院

南阳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