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三家农户遭遇罕见冻灾生计不堪一击独龙冬青

发布时间:2020-10-19 00:07:32 阅读: 来源:氧化铁厂家

三家农户遭遇罕见冻灾生计不堪一击

没等到收获,却迎来寒潮    临近年关,地处粤西粤东与珠三角的三家农户遭遇罕见冻灾,生计不堪一击    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    见习记者 卢晓科 杜玮淦    64岁的茹明全是阳江市阳东区人,他种了20亩沙糖桔,产量达5万斤。他本打算把卖沙糖桔的钱投入到一个小果园,发展观光农业。可是,一场让人意外的寒潮,打乱了他的计划。5万多斤沙糖桔损失了3万多斤,金黄色的沙糖桔“装点”了地面,却伤透了他的心。    在整个阳东区,此次寒潮共造成50109亩农作物受灾,经济损失2515万元。其中,果树受灾面积22715亩。    跟茹明全同龄的惠东县铁涌镇石桥村村民张进明种马铃薯超过20年,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天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16亩马铃薯被恶劣的天气摧毁。在石桥村,与张进明一家有着相同遭遇的还有200多户,整个铁涌镇2万多亩马铃薯有1.5万亩受灾,全县7.6万亩马铃薯基本失收。    打算:    卖了沙糖桔,再搞观光业    1月27日的阳江飘着小雨,寒潮虽过,寒意犹存。记者在新洲镇北股村一处偏僻的山头见到了茹明全,他身穿雨衣,头戴草帽,脚踏雨靴,佝偻着身子在果园里为沙糖桔铺盖薄膜。虽“全副武装”,但雨水还是顺着帽檐淌上了他布满皱纹的脸。    1972年,茹明全高中毕业,因未分配工作,他当年就开始外出打工,自谋生路。他从事的第一份工作是建筑工,跟着工头在全省各地跑,而且一干就是近40年。靠着这份工作,茹明全支撑起了整个家庭,建好了房子,供4个子女念完了高中。2007年,在东莞、清远等地搞建筑时,茹明全看到当地农民种沙糖桔赚了钱,他心动了。“我算过,即使卖1.5元/斤还有得赚。”茹明全说。    不久,茹明全就付诸了实践,在自家的山上小规模种植沙糖桔,他一边打工一边照看果园。2011年,即将步入花甲之年的茹明全果断结束了打工生涯,卖掉了家中的耙田机、拖拉机、打谷机等,并拿出全部积蓄,一并投入果园的经营。    慢慢地,茹明全的果园扩大到了20多亩,累计投入资金超过15万元。近三年,果园开始收获,2012年有1万多元纯收入,2013年3万多,2014年5万多。2015年下半年,他又投入3万元开辟了两个果园,一个28亩,一个5亩,全身心投入沙糖桔种植上。“本想用老果园赚的钱投入新果园中,没想到寒潮来了。”茹明全苦笑了一声说。    今年30岁的欧泽凯是饶平县海山镇欧石村的一名普通渔民。欧石村村民世代以捕鱼养殖为生,欧泽凯年少时就跟着老渔民下海摸红米(一种贝类)。“无论寒暑,都是光着身子,潮水一来,一猛子扎下去。”欧泽凯说,这种活就需要练,多呛几口海水就学会了。    10年前,欧泽凯娶了媳妇,也不出海了,他跟村里人借了5万元,承包鱼排搞养殖。第一年,他赚了8万元,不仅还了帐,还有余钱。近10年间,他的养殖规模不断扩大,儿子也是一个接一个生。大儿子读小学二年级,二儿子读一年级,小儿子读幼儿园。    欧泽凯的老婆平时也在鱼排上帮忙,孩子则由爷爷带着。每天夫妻俩起早贪黑,虽然辛苦,但一家子的生活蒸蒸日上。2014年,欧泽凯投入了一大笔钱,扩大了养殖规模,买了鮸鱼苗、黄花鱼苗。他说,这些鱼卖得贵,回本快。    遭遇:    预感要出事,现实难接受    今年元旦期间,有客商到茹明全的果园,开价10万元收购全部沙糖桔,但他没有答应。“如果按他给的价格卖掉,每斤不到2元,价格太低了。”茹明全平静地说,去年春节沙糖桔卖3.5-5.5元一斤,今年春节过得早,沙糖桔肯定比去年卖得好,所以我想等等看。      不过,茹明全等来的却是一场灾害。他回忆,1月22日,果园的沙糖桔出现了大面积掉果,一天就掉了一万斤。“败了,一下全没有了。”茹明全语带哽咽、眼眶泛红。他说,他种了八年沙糖桔,目前还没挣到什么钱,“钱都投到果园去了,就是盼望今年有点钱赚。”    其实,早在1月20日,茹明全就已经得知将有寒潮来袭,他也采取了应对措施——花4000元买薄膜并请人把果树覆盖了起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寒潮这么凶猛,损失这么严重。    寒潮的凶猛也超出了欧泽凯的预料。“冷天我见多了,但这次真是冷入骨了。”说起这次寒潮,欧泽凯预感要出事,而现实让他更难接受。25日早上,网箱里的鮸鱼就急躁往上窜,相互碰撞,中午之后,大量冻死冻伤的鱼开始浮出水面。这批鮸鱼,大的已经养了两年,小的也养六七个月。欧泽凯准备4月前把鱼卖掉,讨个好价钱。一场寒潮,把他的盘算全部打乱,鱼排里共捕捞死鱼近百担,经济损失50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本次受灾严重的饶平县海山镇,受灾养殖户3098户,受灾人数11971人。受灾鱼类包括篮子鱼256.2吨,金鲳鱼1384.65吨,鮸鱼7403吨,罗非鱼563.5吨。    应对:    生活减开支,闲来自安慰    寒潮让茹明全一家的生活陷入了困境。由于损失惨重,他已经没钱请工人,为了保住树上为数不多的好果实,老两口起早贪黑在果园里忙碌。“前三次盖薄膜都是请人搞的,一次600元,现在没钱请人了,只能自己盖。”他说。    “每晚都要失眠,要看四五次天气预报。”茹明全说,留在树上的沙糖桔,不出太阳还好点,一出太阳,气温超过25度,可能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要时刻关注天气,看温度是多少、下不下雨,天气一有变化,他就要想办法应对。    “家中有米有菜,春节还可以勉强支撑,但过了年就真的难了。”茹明全说,他的积蓄花完了,只能靠子女接济一点。开年之后,三个果园的化肥、农药等生产资金都没有着落。“从开园到现在,我都没有向人家借过一分钱,但明年要借钱了,而且还要重新出去打工,没有钱不打工不行。”    自从寒潮来临到现在,张进明就没有过好心情,烟瘾也比以前大了。1月27日上午,他拿出一个小本子向记者展示,上面清楚地记录着每一笔支出和欠款,欠债总额4.1万元,都是买马铃薯种子、农药和肥料欠的。    “元旦时,孙女看中了一套棉袄,我本想卖了马铃薯就给她买的,现在没钱买了。”张进明说,他儿子和儿媳妇都在吉隆镇的鞋厂打工,但去年工厂倒闭了,两人只能回家种马铃薯,“现在,马铃薯失收了,全家生活费都没着落了。”    张进明告诉记者,1月26日,他去农资店赊了十几包糯米,琢磨着等天气好转了,一家老小动手做糯米糍拉到吉隆镇去卖。5元一个的糯米糍,运气好一天能卖百来个,十几天下来也有几千元收入,足够过年的开销了。“有钱就叫做年,没钱就是过年啊。”    “实在不行就向城里的亲戚借钱。”张进明说,大孙子现在读初二,一个月的生活费要四五百元,孙女要读幼儿园,一个学期要3000多元,“都要钱,咋办啊。”    “爸,别想太多了,马铃薯今年没收成明年再种咯,现在你发愁也没用。来年,我还是出去打工。过了年,工厂应该会缺人。“儿子张泰龙在旁边安慰道。    偶尔闲来无事,茹明全也会试着安慰自己:“还好我的果园没有全部投产,不然麻烦就大了。更何况,广东还有很多人受灾。”

月初,有人出10万元收购茹明全家的5万斤沙糖桔,他没有同意。他想等价高点卖,却没有等到。

成都治疗肺气肿医院

浙江杭州看肿瘤医院哪家好

大连专业治皮肤病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