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谁在种粮怎么种粮山香

发布时间:2020-10-19 04:37:38 阅读: 来源:氧化铁厂家

谁在种粮怎么种粮

——来自河北邯郸小麦产区的调查

编者按:一年之计在于春。然而,有多少人了解春耕大忙、粮食生产背后的故事?

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农业生产成本上升,主要农产品价格顶到“天花板”,在“双重挤压”下“谁来种地”问题日益凸显。靠留守老人,一家三五亩地,怎么端起13亿人的饭碗?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挑战:在“十一连丰”背后,粮食增长速度赶不上需求增速,粮食安全远不能轻言过关。一项研究显示,城镇化进程每年带来的粮食需求增长约10亿公斤。今后粮食安全怎么保?

春耕时节,我们走进希望的田野,透过农业的新变化新挑战,探寻新时期农业出路。

三分村的新变化:

过半劳力外出打工,合作社种了近七成的地,成本节约10%—20%

小北汪三分村,河北邯郸永年县的一个普通村庄。清明一过,麦田里就忙碌起来。

450户人家,2000多亩耕地,现在村里谁在种地?

“大部分都流转给合作社了。”村支书郝建钢说,华翔粮食专业合作社流转了1360亩地,还有三四户种粮大户规模三五十亩,剩下的是农民分散种植。

和不少农村一样,三分村1700多人中,外出打工的近800人。“相比打工,种地太不划算了。”郝建钢说,现在小麦每斤卖1.2元,这个价不低了!一亩地的成本,种子、肥料、浇地,要投入550元,算下来一亩小麦纯收入只有600多元。而在外打工月收入两三千元,有技术的,一个月能上1万元。

“种地的就剩‘老两口’了。”63岁的郝红洋说:“俺家12亩地,村东头的8亩流转出去了,一亩地租金800元。村西头的4亩地自己种,但也跟合作社签了合同,统一供种、供肥,收获后卖给合作社,每斤比市场价格还要高一毛钱。”

华翔合作社理事长是37岁的郝科向。合作社3年前成立,目前已流转土地3000亩,还托管了周边七八千亩耕地。

这么多地怎么种?

郝科向介绍,合作社下设5个生产小组,生产资料管理中心、供应中心、田间管理大队、农机小组和植保小组,专业分工、各司其职。规模显优势,农资统一采购,价格能便宜10%—15%,农机、植保等成本也比普通农户低20%以上,比如耕种收一体化机作业80元/亩,而农民成本是140元/亩;机收35元/亩,农民是60元/亩。另外,合作社种的是种子田,收购价还能高10%左右。

合作社一年两季小麦、玉米种下来,刨去分红和管理费用,去年盈余30万元。

邯郸市农业局副局长李春波说,三分村的新变化反映出一个趋势,分散种植正向新型经营主体集中。调研显示,按普通农户户均6亩地计算,一年两季种植小麦和玉米,每年最多收入万把块钱,这很难留住一些有能力、有机会外出打工的农民。如果是规模经营户,按照200亩计算,夫妻两个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这还是很有吸引力的。目前全市土地流转面积达205.8万亩,流转率达到23.2%。

大田里的“新武器”:

节水灌溉、深松深施机械落户,基本实现机械化作业

永年县刘营村种粮大户刘军的的麦田里,一排排移动式喷灌设备正向四周喷射,雾蒙蒙的水滴均匀喷洒到绿油油的麦田里。“以前浇地大水漫灌,一天才能浇6亩。现在一个喷头转个圈就是30米,一组10个喷头能浇10来亩地,不仅省了人工,还省了一半用水量。”刘军的说,其实这种设备费用并不高,摊到每亩40多元,但普通农户却很少使用。

“你看这地块儿,都是整片整片连起来的,普通农户就三五亩地,不成规模,咋使用?”刘军的说,原来家家户户分散种田,田间是大垄套小垄,现在把垄全平整掉了,不仅便于机械化耕种,还增加了土地,“3个大垄就有一亩地!”

另一片地头上,一台拖拉机正“突突突”地作业。“春管最重要的就是浇水和追肥,这是化肥深施机,一趟管好几亩地,肥料撒得又匀又精准,一天下来能作业130多亩地。”刘军的说,他在刘营村流转了600亩土地,用农机追肥几天就弄完了,要是人工追肥的话,一个人一天最多播3亩地。

李春波介绍,邯郸在河北率先建成了“吨粮市”,目前正向“超吨粮市”迈进。“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引导300个粮食专业合作社、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参与高产创建,确保各项关键增产技术落到实处。”

邯郸市农技推广站站长段美生说,相比普通农民,规模种粮户对节水灌溉、配方施肥等新技术应用更快。去年全市小麦深松耕面积达到441万亩,深松耕率达到77%,促进根系深扎10多厘米。现在小麦已基本实现机械化作业,玉米机播达到90%以上,高标准小麦示范方平均亩产596公斤。

服务更便利。在大北汪镇上的起芳农资批发部里,负责人靳孜鹏说:“今年农资价格普遍下降,肥料比去年便宜10元,地膜一捆也便宜了10元。现在卖农资,抓不住大户就没法干了。我这里一半的农资都是卖给大户的,他们打个电话我就把肥料送到地头,每袋还给5—10元的返利。”

新型主体的成长烦恼:

贷款、仓储、晒场面临难题,盼更有针对性扶持政策

新型主体也面临成长烦恼。

刘军的说,这5年他流转的土地面积一年比一年多,从100亩到300亩,再到2600亩,“基本是上年赚的钱都投入到下一年,尤其是每年春耕、夏收前,资金缺口是最大难题。俺这些年能贷到的钱五个手指头都能数清,最多一次是邮政给俺贷的20万元。”

仓储、晒场难也是不少大户普遍反映的问题。“小麦收获后可以直接卖掉,玉米必须经过20天的晾晒才行。一亩地1500斤玉米,几百亩地就是几十万斤的玉米,每年的晾晒都是大难题。”刘汉乡刘备村的武彦平说,这两年还有不少农民想把土地流转给他种,但他不敢接。“照我现在的种植管理水平,再多种几百亩地没问题,可是收获晾晒成了发展的瓶颈。”

“有一年400亩的玉米没地方放,借了村里小学的操场晒玉米,没想到连着下了7天雨,下面的玉米都长芽了,只好都扔了。”郝科向说,这两年他们都琢磨着上玉米烘干机,“听说烘一斤玉米的成本只增加5分钱,但一台烘干机价格可高了,要200多万元,单靠我们自己可投不起。再说,场地的问题也还是不好解决。”

永年县农业局副局长赵建彬告诉记者,如果产后的烘干、仓储能跟上,农民的种粮效益将大大提升。“玉米刚收的时候是1.3元/斤,后期价格慢慢回落,大约1元/斤。要是有了烘干设备,玉米收获后就能卖掉,既减少了损耗,每亩至少能多收入两三百元。”

郝科向还有另一重烦恼,“我们只赚了种粮这个环节的利润,要是能把产业链延长,赚取的利润更多。”郝科向做了不少尝试,他想把有特色的黑小麦、黑绿豆等加工成商品,直接销售。但申请商标就花了一年多,进超市又要交纳不菲的柜台费。“我们还和一家大食品企业谈过合作,但人家要求一年8个月的供货期,一天5万斤的供货量。大约需要建1万—2万亩的黑小麦种植基地,这可不是我们合作社能办成的事儿,还需要政府支持引导。”

责任编辑:王伟

北京安太妇产医院好不好

成都治疗甲状腺炎专科排名

妇科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