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谁能把种子送给农民木基栝楼

发布时间:2020-10-19 05:09:39 阅读: 来源:氧化铁厂家

谁能把种子送给农民

至少目前,种企普遍不愿意把好品质的种子放到网上来销售,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绝大多数种企和电商平台必须借助经销商来实现配送。不掌握物流配送的主动权,结果就是农民仍然会选择经销商所卖的种子,从而形成了种业电商的恶性循环。

在解决“如何送”之前,必须先回答“谁来送”的问题?目前来看,至少有三个配送主体可供选择:经销商、电商以及种企“靠自己”。但是,三个和尚,也可能都没水吃。

强如京东能解决种子物流难题吗?  10月中旬,已办了23届的北京种子大会如期开幕。不少参会者告诉记者,本届大会跟往年有点不一样。

说不一样,一方面是因为本届北京种子大会首次由京、津、冀、沪、渝五地联合展示农作物种业成果;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本届大会上多家种企与电商巨头的合作成为一大亮点。用参会者的话说,“电商瞄上种企了”。

10月16日,北京市多家种子企业与京东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记者从京东公关部方面了解到,这些种企包括北京金色农华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克劳沃草业技术开发中心、北京凯福瑞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绿冠草业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东升种业有限公司。

从协议内容看,种企之所以选择京东,看中的是京东在资本、人力、技术、硬件设施、品牌影响力等方面的资源,双方的合作范围包括产品、运营、金融,以及物流。合作达成后,传统种企有望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从而掌握快速拓展新兴市场的主动权。

一位不愿具名的签约种企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种子市场行情还不是太好,与电商展开合作,对企业来说也是一条路子。”而之所以是京东,是基于京东商城不同于平台型电商的两大优势:一是强大的自营采购体系,可以从源头保证种子的质量,这是种业电商的根本;第二点,则是京东完备的自营物流体系,便于企业建立完整的质量追溯体系。

京东的物流体系,对种企而言到底有多重要?

目前,爱种网、阿哥汇、云农场等农资电商平台均涉足种业电商,但是登陆这些平台的企业,仍需要借助经销商来配送。“总是离不开经销商,也就是说离不开传统销售渠道,导致很多种子企业不愿意把好产品放到网上来。”阿哥汇董事长韩庚瑞告诉记者。

“不愿意把好产品放到网上来”,其结果就是农民仍然会选择经销商所卖的种子,从而形成了种业电商的恶性循环,毕竟,与电商平台的价格优势相比,品质和服务才是更重要的。

北京市多家种企与京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当日,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正在四川绵阳参加“2015年中国(四川)电商发展峰会”。

“过去十几年中国电商其实也有一个大的弊病,那就是牺牲质量单纯追求低价,不顾品质和品位,一味地图便宜。”不足十分钟的演讲中,刘强东所传递的最重要的一个观点是:“中国电商未来的出路是走品质化、品牌化道路,把质量放在第一位。”

这一观点,也是种业电商各方主体最需要践行的。

但是,至少目前,种企很难把好品质的种子放到网上来销售,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绝大多数种企和电商平台必须借助经销商来实现配送。

如此,就不难理解此次多家种企与京东集团的合作为何广受关注了。与绝大多数平台型电商有所不同的是,京东一直致力于自营物流,牢牢把握住了配送的主动权。

四川仁寿县,盛产枇杷。今年5月11日,京东网上商城配合“仁寿枇杷节”做了一次网上节庆,充分展现了京东物流的“给力”。“根据往年枇杷成熟期,活动策划时间定在了5月11日。但是今年枇杷成熟较早,5月6日就已经可以摘了。”仁寿县电子商务协会会长卢元国告诉记者。

“枇杷熟了,有两天不摘就得落果。我们等到5月9日,实在不能等了,赶紧摘。”仁寿县文宫镇飞跃合作社理事长徐友坤向记者讲起当时的“紧张局面”:5月9日采摘,涂着京东大红标识的货车等在村口,采摘后立即装车,按照京东配送系统的调配,在36小时内就送到了北京、上海等地消费者的手中。

这场农产品进城的物流大考,京东在仁寿考场给出了漂亮的答卷。而在农资进村的考试中,京东的成绩同样不俗。

今年年初以来,京东加速推进农村电商3F战略,经过10个多月的努力,目前已经有近600家县级服务中心和1000家“京东帮”服务店开业,招募乡村推广员近10万人,涌现出了销售额突破1000万元的京东帮服务店,以及单月佣金收入过万元的乡村推广员。

2009年,“90后”夏磊成为京东一名配送员,如今,他已是四川省仁寿县京东县级服务中心的乡村主管。“不到一年时间,发展了297名乡村推广员。”他告诉记者。乡村推广员,一方面,“顾名思义”为京东做乡村推广,另一方面,也配合县级服务中心和村级服务站的专业配送员做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工作。

“县级服务中心 村级服务站 乡村推广员”的架构,为京东做农资电商奠定了基础。今年8月11日,京东农资电商频道正式上线。为推进京东农资电商战略的落地、加快业务发展进度,京东整合相关社会农业服务资源,分别在“华南”、“华东”、“华中”进行了京东农资电商示范区的模式探索。如今,与京东展开电商合作的涉农企业已达145家。

经销商电商种企谁来配送?  爱种网、阿哥汇、云农场、淘宝农资、农商一号…种子电商平台越来越多,种子触网,看起来已经通道大开。但是,从车间到网站的通道,一时半刻还很难再通到农田里,物流配送体系就是其中的一个大路障。

电商发展之初,就一直被物流紧紧卡着脖子。现在,种子电商方兴未艾,物流同样是一大痛点。

既有的相对成熟的电商物流模式在城市行得通,却不一定能适应农村的情况。一方面,农村电商一般客单价较低,而物流成本很高,合理的物流费用与客单价相较,比值太高,甚至超出了城市人均收入水平的承受范围。另一方面,种子本身又有一定的特殊性,对活力有相对较严格的要求,而且集中用种季的瞬间配送峰值也同样考验着物流方。中国种子协会副会长、秘书长李立秋告诉记者:“种子是有生命力的商品,受季节性影响较大,对储存和运输的要求比较高。”

北京屯玉种业董事长侯云鹏也持同样的观点,“从种业到农业,做电商是势在必行的,但最终的物流配送还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在解决“如何送”之前,必须先回答“谁来送”的问题?目前来看,至少有三个配送主体可供选择:经销商、电商以及种企“靠自己”。但是,三个和尚,也可能都没水吃。

如果种企看的足够长远的话,经销商其实是最不理想的配送选择。从经销商到电商,利益冲突是渠道转型的必然附属。指望经销商帮企业完成种子配送,种企难免被不愿意积极转型的经销商绑架。但是,仅就目前来看,在种企和电商无力做物流的前提下,最不理想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在种业领域,经销商能充当行业‘防火墙’和物流平台。因此,发展种业电商应搭建平台,让经销商‘唱戏’,推动传统经销商转型,而不是直接跳过经销商。”今年9月,河北廊坊种子双交会上,爱种网CEO王伟文告诉记者。

在爱种网平台上的绝大多数种企,仍然靠经销商完成配送。江苏保丰种业副总裁陈允友告诉记者,“我们的种子主要在江苏及周边销售,在爱种网上形成订单后,由我们把单子转给经销商来配送。”

一个品种的种子,适种范围往往有限,而物流系统的建立,只有在较大范围内实现规模经济后才能体现成本优势。这也是种企普遍缺乏自建物流体系积极性的主要原因。

对种企而言,经销商和电商都是销售的中间商,依赖电商渠道销售,种企可以更直接地找到消费者,从而更好地把握市场需求。因此,如果电商有足够的能力和意愿实现种子配送,种企显然更乐意与电商合作。

但遗憾的是,目前的种业电商,甚至全品类电商,除京东、淘宝等少数几家巨头外,更多的属于平台型,既无心自营,也无力配送。

“农村淘宝农资平台主要是通过厂商、县级农资服务中心、村掌柜的模式,让农民直接从厂商采购生产资料。”淘宝农资招商部总经理王延哲所说的“厂商”,主要包括农资九大品类生产商、村淘“品牌合伙人”和有意愿向“销售”、“售后”分离转型的农资企业。

淘宝农资的三级运营体系下,县级农资服务中心负责综合提供各品类农资服务,从县域整体销售额中获得厂商返点,相当于物流系统中的仓储和调配中心。小型农资的配送,也由县级服务中心完成,而大件农资的配送则通过经销商完成。数据的收集工作,则交给村级服务站的“掌柜”来做。

淘宝农资的三级运营体系,与另一电商巨头京东的“县级服务中心 村级服务站 乡村推广员”体系非常形似,但就实质来说,它更接近于“京东帮”模式。淘宝农资的大件配送,要由经销商来完成,而“京东帮”也要借助当地家电经销商来完成大家电的配送。

能不能完全摆脱经销商呢?仅就记者目前了解到的各种模式来看,云农场的“乡间货的”和垦丰种业的“三级配送体系”至少是有益的尝试。

“乡间货的”是一款免费农村手机配货软件,主要提供农村配货、为车主找货、货主找车的信息服务,定位于县到村级40~4000斤的零担货运市场。简单地说,它是一款专门往农村跑,专门拉农活的“滴滴打车”。

“通过乡间货的,我掌握了接近30个固定的车主,种子、化肥以及一些农产品,都由他们来运。”云农场山东高青县级服务中心总经理刘朝辉告诉记者,只要在手机上下载这款软件,发布物流需求,很快就有车主开着一辆辆三轮车、拖拉机或者小型面包车前来拉货。

同样是电商,垦丰种业选择自己来做,计划今年年底前推出电商官网。而在此之前,垦丰的准备工作首先从自营物流开始做。从2013年开始,垦丰积极布局物流配送网络,当年6月份组建配送部,根据品种适种区域设置一级、二级配送中心、三级配送站和建在村镇上的派送点。

按照垦丰种业物流系统规划,公司将以哈尔滨为中心,从南向北,从中心向两端,每100公里~300公里为半径建设二级配送中心;以10公里~50公里为半径建设三级配送站;以最后一级乡、镇、村建设派送点,共建设7个二级配送中心、56个三级配送站。从今年开始,三年内完成规划内60%以上的配送中心(站)的建设;五年内完成全部规划任务。

本报记者 李飞

责任编辑:王伟

长沙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白癜风好

天津治疗疤痕好的医院

宁波割包皮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