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迷失在平行空间-【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22:25 阅读: 来源:氧化铁厂家

1.触摸不到的你

夏葳醒过来的那一刻,有半分钟脑袋一片空白。等看清房间的布置,她才知道自己是睡在家里卧室的床上。

她感觉头很晕,腿很痛。等她掀开被子,看到小腿上缠着的绑带,这才起昏迷前发生的事。

昨天下午,夏葳感觉自己有些感冒。晚上回来的时候,她打算去小区对面的药店买点药。就在她穿过公路时,突然窜出一辆车,将她撞倒在地。迷迷糊糊中,夏葳看到撞了自己的那辆急速地开走了。接着,她便昏了过去。

夏葳猜测,一定是自己出事时,有好心人将自己送去治疗,还送回了家。

墙上时钟的指针显示,现在是下午4点半。

夏葳心里一惊,自己在床上躺了快一天了!她赶紧从枕边摸出,手机已经关机。

开机后,她发现有十来个未接来电,这些都是林可打来的。夏葳赶紧给林可拨了过去。

“大,你这是闹哪出啊?店里忙死了,你的电话又一直关机。我要能走得了,都要去找你了!”电话一接通,林可便在电话那头嚷道。她和夏葳合伙在市中心开了一家时装店,夏葳没去,就只有她一个人忙里忙外了。

“我昨晚出了,现在躺在家里……”夏葳地解释。

“出车祸了?怎么样?严重吗?”林可急道。

“腿受了点小伤。已经打了绷带了……”

“你是在家里吧?我关了店门马上过来看你!”林可的语气缓和下来:“想吃啥,快说,是不是还排骨汤?我给你带!”

挂了电话,夏葳试着想下床。可她那只受伤的腿刚一挪动,就痛得不得了,她赶紧放弃下床的打算。

坐在床上,夏葳打开手机,拍了一张自己打着绷带的腿的照片,然后发到上,还感叹了一下“腿受伤了,真不方便,求安慰”。发完微博,又浏览了一下网页,林可的电话打了过来。

“夏葳,我已经到你楼下了,马上坐上来。”林可说:“我给你打电话是叫你不要起床,我自己开门。”

林可是夏葳两年前一次时认识的。两人性格虽然一动一静,但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后来两人还一同开店,携手。林可虽然在城郊租了一套,但偶尔不想回去的时候就要跑来夏葳这里住。所以,夏葳索性将自己租住套房的钥匙给她配了一把。

夏葳常常觉得,她和林可虽然在这个城市都没有一个亲人,但是有了对方,也就有了依靠。林可也常说,别人都说她们情同姐妹,其实,她们是情同。

夏葳正猜测着林可给她带了什么好吃的,林可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夏葳,你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家里啊?”夏葳答道:“你怎么还没进来?”

“家里?哪里的家里?”林可问。

夏葳觉得林可问得很奇怪:“还能是哪里,就是国光小区的家里啊?难道我还能拖着打了绷带的腿回老家?”

夏葳听到电话那头的林可没有说话,但是有不断开门和关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那些声音停了下来,林可的声音异常冷静地问道:“夏葳,你说你现在在自己的卧室里?”

“是啊!”夏葳环顾了一圈,我这不是在自己的卧室是在哪里?

“夏葳!”林可的声音很严肃:“我告诉你,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为你担心了一整天,你现在却和我开玩笑!”

“玩笑?我没有……”夏葳的话没有说完,林可已经打断了她:“我现在就站在你房间的卧室里,但这里空无一人!”

“我真的就……”夏葳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林可说她现在在自己的卧室里,可是,这房间里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吗?哪有林可的。

“林可,你真的在我房间?”夏葳的声音有些颤抖。

“当然,难道我的钥匙能打开别人的家门?”林可有些不耐烦了:“而且,我连卫生间都打开看了,你根本就不在家里!”

“那你马上用手机的定位功能发一条微博。”夏葳想起刚才自己发过的那条微博,上面显示,自己发送的地点就在自己家里。如果林可是在骗自己,微博的定位功能能显示出她现在真正的位置。

一分钟后,夏葳刷出了林可最新的一条微博:“夏葳,别开玩笑了,我很担心你!”而下面的地理位置显示,这条微博发送的地点,和夏葳上一条微博完全是同一个地方!

林可真的在这个房间里,可她看不到我,而我也看不到她!

2.熟悉的陌生人

电话两头,夏葳和林可同时沉默了许久,又异口同声地道:“这太奇怪了!难道我们真的在同一个房间里,却看不到对方?”

“夏葳,我有些害怕,我得先离开你家……”电话那头,林可一边说着,一边似乎正在往外走。夏葳听到她关门的声音,接着听到电梯门打开“滴”的声音。

“这事情……太奇怪……了,我们……怎么可能……在同一间屋子里……却看不到对方呢……”林可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夏葳猜测可能是电梯间里信号不太好,只得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夏葳觉得自己的脑子乱成了一团。

窗外已经完全黑了,窗帘上开始有红色的光影闪烁起来。这是从对面那栋楼顶的霓虹灯投射过来的。这里就是自己的卧室,肯定没错。

正这么想着,夏葳听到外间的门口传来有人开门,然后走进来的声音。

“林可,我就知道你走错了门吧!”夏葳大声对着外间道:“你也真够粗心的,我家你都认不出来了?而且,那钥匙怎么把别人家的房门打开了?这可得给物管说一说,这多危险啊……”

夏葳的话没有说完,卧室的房门打开了,进来的却并不是林可,而是一个陌生的小伙子。他拎着一大包东西,站在门口,对着夏葳说:“葳葳,你刚才说什么?谁走错门了?”

夏葳盯着这个小伙子,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是谁?他怎么有自己家的钥匙?他怎么会叫自己“葳葳”?

“你是谁?”夏葳吓得往后一缩,赶紧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

“葳葳,你这是怎么了?”那小伙子径直走进来,将手中的袋子顺手放在桌上,走到床前,伸手来摸夏葳的额头:“又发烧了?”

夏葳头一歪,躲开了那男子伸过来的手,然后迅速操起桌上的台灯,对着那男子,大声道:“你是谁?你进我家做什么?你再不走我了!”

那男子见状,退后几步,无奈地道:“葳葳,你是不是烧糊涂了?你这是在闹哪出啊?”

“啊!”夏葳扯着嗓子喊了两声,又慌乱地拿起手机准备拨报警电话。打开手机看到最近一个打出的是林可的号码,想到现在她应该还没有走远,于是赶紧拨了过去。

在夏葳拨通林可电话的同时,屋里那个小伙子的手机响了起来。夏葳看他打开手机,按下接听键。接着,夏葳听到话筒里和对面同时传来那个小伙子的声音:“葳葳,我就在你面前,你打电话干什么?”

夏葳惊得目瞪口呆,许久才喃喃道:“这明明是林可的电话号码,怎么会……”

“你终于想起我是谁了!”小伙子松了口气,朝床边走过来,边道:“我说呢,就算昨天摔成了脑震荡,也不会连我都不认识吧……”

夏葳赶紧又将台灯举了起来:“再过来我可要砸你了!”

小伙子叹了口气,停了下来:“好吧,你别激动。想不起我没关系,我先去给你热萝卜排骨汤。”小伙子说着拎起桌上的袋子,往卧室外走去。到了门口,他又摇摇头,自语道:“看来,明天得带你去医院再检查一下……”

夏葳一个激灵,想起了什么,叫道:“等一下!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小伙子转过身来,苦笑道:“葳葳,我们在一起两年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

她放下了手中的台灯,问:“我们认识两年了?”

小伙子掏出一个钱夹,从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夏葳:“也许,你真的需要一点提示。”那照片上,夏葳和眼前这个小伙子挨着头站在一起,背景是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

“你记不记得,我们就是这次旅行时认识的。”小伙子指着照片,说:“在梅里雪山,你扭了脚,是我把你扶下山。那晚,在藏民小屋里,我们围着火炉聊了一夜……”

望着手中的照片,听着小伙子说两年前的事情,夏葳一时如在梦中。

两年前自己去时认识的应该是林可!在梅里雪山将自己扶下山的也是林可!在藏民小屋和自己聊了一夜的还是林可!怎么会变成眼前这个小伙子呢?还有这张照片,和自己合照的应该是林可啊!

夏葳想起自己在微博上也发过这张照片,赶紧用手机打开微博朝前翻看。

那个小伙子还在自言自语:“旅游回来后,我主动约了你几次。每次我们都聊得很开心,我们开始。你说,我是这个城市里,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你的这句话,是在一家叫‘花语’的咖啡店里说的。我记得,当天还下着雨。半年后,我们一起开了一家服装店。服装店的店名是你想的,叫‘夏日雨林’,里面有你我的姓……”

夏葳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停了下来。小伙子刚才说的事情,每一件都是真的,只是在夏葳自己的记忆里,里面的另一个主角应该是一个叫“林可”的女子,而不是眼前这个陌生的小伙子!

是我的记忆出了错,还是这个人在骗我?

微博已经翻到了两年前的那一页,夏葳轻轻一点屏幕,打开了那张照片。

照片上,在梅里雪山前和夏葳相依在一起的,就是眼前这个笑语盈盈的小伙子!

3.平行理论

夏葳又向后翻了几页,竟然发现微博上每张合照里面的林可都变成了眼前这个小伙子!

夏葳感觉有种无法形容的恐惧,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说‘夏日雨林’这个店名里有你的姓?那……你叫什么?”。

小伙子一脸迷惑地答道:“我叫林克啊!你不可能真的忘记了吧?”

“林克?”夏葳在自己的脑中搜索着这个名字,可除了“林可”,她再也想不起自己还认识哪个姓“林”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男子!

小伙子见她沉默不语,又递过来一个身份证,上面显示:小伙子真的叫“林克”。

“你是林可的双胞胎吧?”夏葳地问:“你们俩合伙起来和我开玩笑吧?”

“谁是林可?”林克一脸不解地问。

夏葳觉得自己快疯了,她想找出一张林可的照片,可手机相册和书桌上的影集里面都只有这个“林克”,没有“林可”!林可好像真的不曾存在过!

“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林克关切地对她说:“这一定是脑震荡的后遗症,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 他看着夏葳躺下,又说:“我去把汤热上,你一会儿起来喝。”说完,这才关上灯,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夏葳感觉自己像置身于无边的迷雾中。过去两年中发生的事情在她的脑海中交替闪现,只是那个和自己在一起的人却面容模糊,像是林可,又像是林克。

过了一会儿,林克敲门端着晚餐走了进来。

“你最喜欢的萝卜排骨汤、可乐鸡翅……”林克一边将菜摆在床头柜上,一边介绍:“对了,还有这个,五河路的麻辣香锅!”

看着摆在自己晚餐,夏葳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会了解自己所有的喜好?他简直比林可还了解自己!

“怎么了?”看到夏葳一言不发,林克关切地问。

看着林克一脸的,夏葳渐渐放下了戒心。她想了想,说:“说实话,我真的想不起你来了。在我的记忆中,你所讲的这些故事里面的人物应该是一个叫 ‘林可’的女……”

“也就是说,在你现在的记忆里,我应该叫‘林可’,而且是个?”林克尴尬地摇摇头。

他想了想,又若有所思地说:“难道从两年前那次旅游开始,就有两个夏葳,分别在两个平行的时空里沿着几乎完全相同的轨迹。只不过一个遇到了我,而另外一个遇到的是那个叫‘林可’的女孩儿。”

“两个平行的时空?”夏葳惊讶地问。

“你知不知道平行时空理论?”林克问夏葳,见她摇摇头,就自己解释起来:“平行时空理论也叫平行宇宙理论。物理学家们有一种假设,认为在量子力学中,存在多个平行的世界。不同的发生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中。我们现在的时空是相对于其他时空而存在的。比如,在一个你不熟悉的十字路口前,你可选择向左走、向右走或者直接向前,这就产生了三个不同的可能性,也就可能产生三个不同的平行时空……”

“你是说,从两年前的那次旅行开始,便有两个‘我’,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时空中,一个认识了你,一个认识了林可?”夏葳觉得这种想法太了:“可是,如果这是真的,那现在这个我不是该和林可在一起;而另外一个‘我’才该和你在这间屋子里吗?”

林克皱着眉头,站起身来:“一般而言,平行时空之间是无法产生客观联系的。不过,也许是昨晚那场车祸,让两个‘你’发生了交换……”

“时空?”夏葳笑道:“你在讲片吧?”

“要不然呢?这一切怎么解释?”林克双手一摊,耸耸肩。

是啊,这一切怎么解释?是林可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她有必要和自己开这么大一个玩笑吗?而且,她在自己房间发微博,自己却无法看到她,这怎么解释?自己以前发的两人的照片全部变成了这个“林克”又怎么解释?夏葳越想约觉得头痛,不由伸手捂住额头。

“头又痛了?我去给你拿药。”林克跑去客厅,拿了药进来,又倒了一杯水递给夏葳。

看着夏葳吃了药,林可说了声“你好好休息”,便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夏葳拖着受伤的腿,挪到门边,仔细将门反锁好,这才上床躺了下来。没一会儿,她就觉得睡意袭来,很快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夏葳觉得自己身体飘了起来。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飘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中。客厅中,林可正躺在地毯上,向她哭喊着什么。夏葳想竭力听清林可到底在说什么,却一句都听不清。她想呼喊林可,又无法喊出声。她想扑向林可,又觉得身体不受控制,越飘越远,越飘越远,再也看不到林可。

夏葳又急又怕,一下惊醒过来!

夏葳伸手拧开床头灯,坐起身来。细细想了想刚才的梦,夏葳感觉自己心里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梦里的林可在哭喊什么呢?难道她出什么事情了?

夏葳披上睡衣,挪到门口,打开房门,走到客厅里,打开了灯。

客厅中的地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

灯光一亮,裹着毛毯睡在沙发上的林克一下翻身坐了起来,揉着眼睛,问:“葳葳,怎么了?”

夏葳没有回答,她在整个客厅中慢慢找了一圈,又检查了厨房和卫生间。这房间中,除了她和林克,确实再也没有别人。

夏葳又一次用自己的手机拨打林可的号码,可响起的依然是林克的手机。

4.拿什么去

“我要去救林可!”夏葳说。

“什么?”林克没有听清。

夏葳将自己的梦告诉林克,又说:“林可在梦里向我求救,她一定是遭遇了什么危险。我要救她!”

“那只是你的一个梦而已,怎么能确定她现在就一定有危险?”林克说。

夏葳没有回答。她回到卧室,换上外套,拧着挎包走了出来。

“你真打算出去找林可?”林克惊讶地问。

夏葳点点头,说:“不管你怎么说,我一定要找到她!就算你不愿意陪我,我一个人也要去!”林克见状,无奈地摇摇头:“好吧,我陪你去!”说完,披上衣服,扶着夏葳出了门。

两人乘电梯到了负一层的停车场,林克打开一辆白色的现代车,扶着夏葳坐了进去,然后问:“我们去哪里?”

“先去服装店。”夏葳故意没说服装店的具体位置。

林克也不问,发动汽车,很快开到了“夏日雨林”服装店,还用自己身上的钥匙打开了店门。

服装店中空无一人,林可并不在这里。

“去林可家。”离开服装店后,夏葳说。说完,她又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你住哪里?”

林克说了一个地址,又道:“你一定觉得,我和林可应该住在同一个地方吧?”没等夏葳回答,他又接着说道:“其实,所谓平行时空,并不是说在这个时空中的我和你原来时空中的林可是同一个人。按照理论,两个时空中都应该分别有一个我和一个林可。只不过,一个时空中是我和你相识;而另外一个时空中,是林可和你相识。所以,在这个时空中,还是有一个林可,只不过,她根本不认识你而已!”

“在这个时空中,我并不认识林可?”夏葳有些失落。

“是啊。所以,一会儿我先去敲门。等她开门后,和她慢慢解释,你要是一下冲进去,会吓坏人家的。”林克说完,又问:“好了,快告诉我林可家怎么走?”

夏葳将林可家的地点告诉林克。很快两人就赶到了林可所住的小区。

走到林可的房门外,林克先上前敲了敲门,房间里没有回应。夏葳想起自己有林可家的钥匙,就掏出钥匙去开房门,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

这明明就是林可的房子,自己怎么打不开了呢?难道自己身上的钥匙也是另外那个时空的,所以打不开这个时空的房门?也就是说,就算这房间里有一个林可,她也一定不会认识自己?

夏葳沮丧地跟着林克回到车上。

回去的路上,林克劝慰夏葳说:“葳葳,你别多想了。你认识的那个林可就算真的有危险,你也无法救她。她在另外一个时空,你怎么过去?”

“一定有办法的!”夏葳望着车窗外冷清的街道,想了许久,说:“对了,如果你那个关于平行时空的说法是正确的,那我就是因为被撞才穿越到这个时空中。也就是说,要想回去,也只能用同样的办法。”

林克惊讶地问:“你是想自己再被撞一次?”

“对!”夏葳点点头:“而且要在同一个地方被撞!”

“你疯了!”林克猛地踩下刹车,大声道:“撞一次你还不够?你还要自己去撞一次,你不要命了?”

“为了救林可,就算有危险我也必须去做。我想,如果遇到危险的是我,林可同样也会不顾一切挺身而出的。所以,哪怕我的梦毫无依据,即使所谓平行时空并不存在,我也必须为了她试一试!”夏葳坚定地说。

说话间,车已经开回昨天撞车的地方。

“我就在这里下车!” 夏葳指了指昨天自己被撞倒的地方。

林克将车停在路边后, 夏葳将手中的挎包挂在副驾驶座的座椅后背,然后下了车,往街道中间走去。

“你真的确定这么做?”林克上前想劝阻夏葳,夏葳却将他推开。

此时已是凌晨,街道上看不到一辆汽车经过。夏葳站在道路中央,不时挪动一下那条受伤的腿,那里的疼痛似乎已让她无法再支撑下去。

就在这时,一辆汽车朝这边急速驶来!

“夏葳,快离开!”林克大声叫着,冲上去想将她拉开。

可还没等他跑到夏葳身边,就见夏葳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林克赶紧高举双手,示意开来的车停下。

那车在距离夏葳十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林克上前抱起夏葳,只见她已昏迷过去。他顾不得向骂骂咧咧的汽车解释,连忙将她抱回车上。

把昏迷的夏葳送回卧室,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林克这才轻轻关上房门,走了出去。夏葳醒来后,天已大亮。林克敲门进来,问她想吃点什么。

“牛角巷的炖猪蹄怎么样?”夏葳起身穿上外套,拉着林克就往外走:“快来扶我,我的肚子已经饿坏了!”

看到夏葳变得开朗起来,不再纠缠于去拯救林可这件事,林克松了一口气。

林克开着车,载着夏葳到了牛角巷。两人各点了两个炖猪蹄,吃完后,林克去结账,夏葳说要去上一下卫生间。

这边林克结完帐,夏葳已经出来了。

“我们还是再去林可家看看吧。”夏葳对林克说:“昨晚她不在,也许今天就回去了。”

林克一听,有些意外:“我以为你已经放下这事了,怎么还想去找她呢?”

“就最后这一次。如果再找不到林可,说明在这个时空里,我只能和你在一起。不管哪个时空里的‘林可’,我都不再去找了。”夏葳一脸郑重地说:“可是,你要是不让我试一次,我真的有些不甘心。”

“好吧!”林克无奈拉开车门,扶夏葳上了车。

5.永远平行的时空

再次来到林可家门外,林克敲门,房间里还是没有回应。

“现在你死心了吧?”林克伸手来牵夏葳。夏葳将其轻轻推开,说:“让我来试试!”说着,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

“这钥匙不是打不开吗?”林克问。

“也许,今天有出现呢。”夏葳将钥匙伸进锁孔里,轻轻一扭,门锁“嗒”的一声打开了。

“怎么……能打开了?”林克惊讶地问。

“也许是我‘精诚所至’吧。”夏葳笑着,推门走了进去。

一边往里走,夏葳一边大声喊:“林可,你在吗?”屋内没人回答。夏葳穿厅,走到卧室门口,轻轻推开房门。

一打开房门,就听夏葳道:“林可,你真的在家里!昨晚我来找你,你怎么不开门?”

卧室里的人不知说了句什么,就听夏葳又道:“你说什么,你昨天被人了,今天一大早才送回来的。那你看到绑架你人是什么模样吗?……什么,他送你回来时,你假装昏迷。不过,你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夏葳转头对林克说:“林克,原来林可昨晚被人绑架了!你快帮我打电话报警。”

林克已经往外跑去!可他刚到门口,就见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两个身穿制服的民警。那两个民警冲上前来,一人扭住他的一只胳膊,一下将他按倒在地。与此同时,从卧室里又冲出来几个民警,一起将他围在中间。

一个中年警官掏出手铐,将林克的双手拷上,然后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问道:“袭击并绑架林可,对其注射麻醉剂的人就是你吧?”

林克耷拉着脑袋,没有回答。

“林可她现在怎么样?”夏葳急忙问那个。

“别担心。”中年警官对夏葳道:“接到你的报警后,我们马上赶过来,将林可送去了医院。刚才医院那边的告诉我,说因为抢救及时,林可没有大问题,应该很快可以恢复。”

听到这话,林克抬起头来,惊讶地望着夏葳,问:“是你报的警?你怎么知道的?”

夏葳盯着林克道:“我一直不相信你那个‘平行时空’的说法。因为,如果平行时空真的存在,我是和另外一个‘夏葳’产生了时空交换,那么你爱的应该是另外一个‘夏葳’,而不是我。可是,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关心那个曾经在你身边,现在又不知所终的‘夏葳’呢?”

林克似乎恍然大悟:“是啊。就像你即使被告知已经在另外一个时空,却依然对‘林可’念念不忘一样……”

“但是,我虽然怀疑你,却找不到你的破绽。”夏葳说:“所以,我打算悄悄偷拍你,看看你到底搞的什么鬼。”

“偷拍?”林克问。

“是的。”夏葳说:“昨晚我说要穿越时空去救林可。你记不记得,我下车前将挎包挂在了副驾驶座的座椅上……”

“你的包有问题?”林克终于明白过来。

“那个包的,只有我和林可两人知道。”夏葳说,她和林可刚开服装店的时候,为了探听最新的流行款式,她们专门定做了一个内装微型摄像头的挎包。她们本打算提着这个包,去别的服装店偷拍新款式,可后来终究没有胆量实施。没想到这次派上了用场。

夏葳说,她下车前,悄悄打开摄像头,并使其正好对着后排。为了让林克放松警惕,她假装晕倒在路中央。被林克送回卧室后,她发现林克立即出了门,直到天亮才回来。起床后,她故意让林克载自己去路程较远的牛角巷吃早餐。在路上,坐在后排的她便悄悄观看了昨晚摄像头拍下的画面。那些画面显示:昨晚林克将夏葳送回去没多久,将昏迷不醒的林可从小区里扛了下来,然后用车送回她的住处。而且,在将林可背下车之前,林克还在车上对林可注射了一剂什么药。

夏葳发现这一切后,趁着去卫生间的时候,悄悄报了警,让警察赶紧去林可的住处救她。然后又将林克引到这里,让事先蹲守在这里的警察将其抓获。

“林克——不,或许你不叫‘林克’,而是叫别的什么——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煞费苦心,又是什么‘平行时空理论’,又是绑架林可,到底是为了什么?”夏葳问。

林克苦笑一下,道:“我的真名确实叫‘林克’。而且,不管你信不信,所有发生的这一切,真的因为那个该死的‘平行时空’理论!”

“事情源于两年前那次去梅里雪山的旅行。当时,我也报名参加了那个旅行团。”林克说,只不过,临出发那天,他睡过了头,因此错过了那次旅行。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夏葳的微博,并被她深深吸引了。他开始从微博上了解夏葳。因为夏葳很喜欢发微博,所以林克几乎可以从微博上了解到关于她的一切。她喜欢吃什么,有哪些,房间是怎么布置的,甚至每天的行程……林克还从种种线索中破解了夏葳的手机、qq空间和微博的密码。

他从微博上发现,夏葳两年前也参加了那个他错过的旅行团,而且在旅游中认识了林可,两人还因此成为,并合伙开了一家服装店。他觉得,如果当时自己没有错过那次旅行,认识夏葳的人就会是自己。而且,他们还会相恋、,永远在一起。

可现在,那次旅行就像是分叉出两个平行时空的节点,错过了那个节点,自己就只能错失认识夏葳的机会。

为了重新找机会认识夏葳,林克特意搬到了夏葳所住公寓的楼下,还根据自己从微博上了解到的关于夏葳的点点滴滴,将自己的家布置的和夏葳的家一模一样。林克甚至以夏葳的名义注册了另外一个微博。将夏葳微博上发的所有内容自己再发一次,只不过,将所有关于“林可”的内容和照片,全部换成了自己。为自己虚构了一个和夏葳在一起的假象。

“因为就住在你楼下,甚至在我家也可以用到你家的wifi。”林克说:“所以,我虽然住在自己家里,却就像和你住在一起一样。”

听到这里,夏葳觉得一阵恶心,转过头去,不想看眼前这个男人。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林可来找她时,她和林可都认为自己在同一间卧室里,却互相看不到对方。原来,她当时是在这个叫“林克”的男人家里。既然自己发微博和林可发的那条微博都用同一个wifi,定位的地点当然是相同的。而这才是自己和林可“同在一间屋,却互不相见”的原因!

“你一定是以为,我是个只敢偷偷对你意淫的胆小鬼。其实你错了……”林克说:“我一直在寻找机会,弥补两年前的错误。而这个机会终于让我找到了……”

林克说,那天他悄悄跟踪夏葳,并目睹她被车撞倒的一幕。他赶紧将昏迷的夏葳送去了医院治疗。在从医院将夏葳送回家时,他看到夏葳一直没醒,于是突发奇想,将她抱进了自己家里。还将夏葳手机上的微博换成了自己注册的那个微博的地址。

那一夜,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女神就在眼前,林克决定要想办法将夏葳留在自己身边,让两年前自己错失的轨迹重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运行。于是,他终于想出了用“平行时空”理论来夏葳。可要想让夏葳相信自己是来到了另外一个时空,就必须让林可闭嘴。所以,林克决定先绑架林可,再想办法让其失忆,忘记夏葳这个人。这样,当林可面对夏葳却又不认识她时,夏葳自然会相信,在这个时空中,她必然是和自己在一起的。

第二天下午,林可来找夏葳却找不到,正乘电梯下楼时,被跟随她走进电梯的林克用迷药迷昏,然后用林可身上的钥匙,将林可藏在了夏葳家里。

为了欺骗夏葳,林克还将林可的手机卡取下,装到了自己的手机上。这样,夏葳一打林可的电话,响起的就会是林克的手机!

林克一直担心夏葳会闻到他房间的气味和自己房间不一样。毕竟,房间的装饰陈设几乎可以全部从微博上找到。可关于味觉的东西,微博上却没有一点线索。让他意外的是,夏葳醒来后,并没有怀疑她是在自己家里。这大概是因为夏葳正好感冒了,不通,无法闻到气味的原因。

为了避免夏葳在自己家里呆久了,发现破绽,林克又将安眠药混在感冒药中给夏葳。等夏葳熟睡后,林克先将林可从夏葳家背到自己家里,扔在客厅。然后又将夏葳送回她自己家。

林可在客厅地毯上挣扎求救的情形,其实就是夏葳被林克抱着经过客厅时的亲眼所见。只不过,她因为吃了安眠药,脑中模模糊糊,所以以为是自己的梦境。

当夏葳和林克去林可家时,为了避免夏葳进了林可家,发现不利于自己的线索。他故意先去敲门,悄悄在锁眼中塞了杂物,令夏葳无法打开门锁。

林克趁夏葳昏迷,将林可送回林可自己住的房子。然后通过持续对林可注射镇静剂,使其长昏迷,以达到损坏其记忆功能的目的。可没想到,正是他的这些举动让夏葳的摄像头发现了他的真实面目。

“你们一定认为我了。可是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中,我一定已经成功了,现在正和那个时空中的夏葳的生活在一起……”林克最后说。

“不,即使有一万个平行的时空,你的归属都只能有两种。”夏葳鄙夷地看着他,冷冷地说,“院或者是!”

江苏省哪里做试管婴儿比较好试管婴儿的优势

荨麻疹病因复杂都有哪些

白蒿是一味具有药性的中药材可以帮助白癜风恢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