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偷情记之阅览室-【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50:28 阅读: 来源:氧化铁厂家

小彭这是第二次受惊了。

小彭是我们单位阅览室的管理员。我们是占地一百余亩的成人学校,阅览室在主教学楼的一层,打通了的两个大开间,约二百平方米。我听到消息赶到校医所时,小彭还说不出话来,她双目失神,脸色惨白,不断有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来。校图书馆的陈馆长在安慰她,女孩的身子还在瑟瑟发抖。

陈馆长说:小彭这孩子胆小,稍微恶心点的动物,象老鼠呀,癞蛤蟆呀,毛毛虫呀,她都怕。这次受惊,又是因为见到了一只大耗子。

我啼笑皆非,当着小彭的面就咕哝一句:一只耗子呀,又不是见鬼!至于吓成这样吗?

小彭呆呆的看着我,一脸的惊恐。

我说:耗子药不是发过了吗,你们放了没有?

陈馆长说放了,阅览室,书库,办公室,机房全放了,但没见耗子来吃,那么香的东西,竟是引不动老鼠的食欲。

我笑:这老鼠一定是吃肉的。

旁边有人说:先去找只猫吧,让猫在图书馆呆两天,就会把耗子吓跑了。

这时小彭带着哭音发出了一声:不!

她伸出两个手指,还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比比划划。

陈馆长说:莲老师,小彭的意思是:那只耗子有她说的那么大。

我看了一下小彭的手势,有点愣神,那绝对是一只可与猫媲美的老鼠。

小彭不是神经错乱了吧,在北方也会有这么大的老鼠吗?

我在武汉上大学时,曾租了民房住在外面。那地方周围有很多水塘。据说和东湖还是通着的。南方的地面养人,以至老鼠成灾。我三天两头用铁笼打着肥肥大大的耗子,比小猫只大不小。这家伙钻进铁笼里当然还是活蹦乱跳的。最简单的办法,是把它在水塘里活活溺死。

耗子是会游泳的,所以它一时半刻还不会马上就死,这时你就可以慢慢的欣赏它临死前的挣扎。在铁笼里给你表演出各种动作来,那叫一个好玩,你会感到一种残忍的快意。

但在那天清晨之后,我再也不敢到湖边溺杀老鼠了。

那阵是八十年代中期,学院周围还有很多居民养猪,反正大学里有的是泔水。而且这些城市猪倌的职业道德还不错,猪生病死掉就丢到湖塘里喂鱼,不象现在的奸商,要不照卖不误要不拿来做成熟食。我们上学时常常看到泡发了的猪尸浮到湖面上。当然,这湖里的活物也不见得只有鱼……

那天我将捕鼠笼浸入水中,笼上的绳子被我系在一棵树上,然后我一边看着耗子在笼中上窜下跳一边刷牙。这时我听到旁边拨剌拉一声响,象是有个什么东西从水里钻了出来。

我当是哪条大鱼,后一想不对,这鱼怎么能窜到岸上来呀?

我定睛一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一只绝对有成年猫大小的黄皮老鼠,浑身水淋淋的,皮毛油光滑亮,正以一种看起来发笑的坐姿在那儿若有所思的打量我。这么大的耗子我可是头一回见,当时吓得差点没把口中的泡沫都咽下去,本能的反应就是朝它踢了一脚,离得还挺远,我没有踢到,它也并不太惊,只是一转身钻进湖边草丛去了。

更惊的是在后头,这时笼中的老鼠已经死了,我打开笼门将它倒入湖中,也不知从哪儿就游来了两三只和猫一样大的耗子,它们争抢那只死耗?拥氖澹嫔弦皇蔽垩致?/p>

几只耗子一边踩水一边争抢同类的尸体,这景象你见过吗?

后来和房东聊起这件事,才知道这些老鼠是吃荤的。他们除了吃死猪肉,还吃鱼,但只能吃到死鱼,所以皮毛都和水獭似的油光滑亮。

耗子要长得象猫一样大,除非成了精,要不就只有吃肉。吃肉??我的头皮突然有点发紧,不过也只是一恍惚的事。

小彭让校长的奥迪车给送家去了,我下到一楼的阅览室,总务处长和后勤的几个工人正在那里面面相觑。

铺着地砖的地面干干净净的,没有洞,不要说象猫那样大的老鼠,就是拇指大的老鼠也钻不出来呀!房间的角落里倒是有一个七十公分见方的水暖维修入口,但盖板是厚约十公分的水泥块,就是耗子长得有狗大又如何?我这个一米八的大汉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移开!实际上,它还好好的在那儿呢,没一点移动的迹象。

难道是在外面?整个一楼的地面都让人检查了,没发现什么老鼠洞,甚至厕所的蹲坑和楼道的倒拉圾口——结论是根本不存在有老鼠进来的可能!难道这耗子是大摇大摆的从大门进来的??那又为什么只有小彭一个人看到呢?

学校里便有了小彭是神经病的传言,还有人说什么小彭有阴阳眼,能看到脏东西。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背后说起人来比民间的长舌妇还要无耻。小彭受不了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真的变得有点神经兮兮。

莲蓬,小彭这一阵只喊我莲蓬,如果有别人在场,叫我名字不方便的话她干脆不叫我。

她说:莲蓬,你相信我的话吗?我不是那样的人,对不对?

我说当然,你别在意,只当那些背后乱说的人要烂嘴的。

小彭这个人我是了解的,她其实是我的学生。原来就在本校直属班读文秘专业,我教过她的课。她的父亲是市委组织部的头头,所以毕业后才能以一个成人大专的文凭留校工作。

我盯着她:小彭,你真的见过那样大的耗子?

小彭的眼泪立刻涌了出来:莲蓬,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我说。有些不自在的向四周看了看,没有人。小彭你别这样,我哄她,让人看到不好的,这么大的姑娘了,哭什么?

我说:小彭,你把那天的情况,详细和我讲讲。

小彭一脸恐惧的样子,但她还是讲了。

那天,就是运动会的那天下午,你知道我心脏不好,所以从来不参加运动会的。那时整个大楼里的人应该全在操场上吧。我一个人在阅览室,用电脑登记新到的期刊……

这时我听到了敲门声……

敲门声?

是,很奇怪的,我没有听到外面的走廊有脚步声呀!不过我当时没有在意,可能是我工作太专注了吧。我随口说了声进来。

但是没有动静,门倒是开了一条缝,有一阵风扑到我的脸上。

怎么没有人进来呢?我站起身,走过去拉开门,但外面的走廊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人影。可是我刚才明明听到敲门声了呀!我奇怪的回头,这时我就看到了……

我笑:你就看到了那只大耗子,是吗?和猫一样大的。

是。女孩的脸色又变得苍白。

我安慰她:哈哈,没什么,我也见过那样大的耗子,不奇怪的。它可能是从外面进来的,后来又不知从哪儿跑出去了。

我当时尖叫一声,那一刻我觉得心脏都要停跳了。可是我最怕的还不是这个……

是什么?

这时我又听到了敲门声……

我以为是谁和我开玩笑呢,当时我让耗子吓得要死,有个人来正好,我赶紧又拉开门……

你看到谁了?

谁也没有!

当时那只耗子还在屋里,我想跑,可是腿软得就是跑不开,反而自己又把门关上了,和那只耗子大眼瞪小眼的盯着。你不知道那一刻我的感觉……小彭又哭了。

我知道,我轻轻拍着办公桌,就象拍着小彭的身体,你慢慢说,我在听。

这时我再一次听到了敲门声,才发现这敲门的声音有点儿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呢?

我是靠在门上的呀,如果外面有人敲门,我应该会感觉到震动呀,你知道那种空心板的门,震动很强的。

是。

可是我没有这个感觉,我再细听,奇怪了,这声音与其说是敲门,还不如说是敲在石砖上更恰当些。

而且这声音,根本就不在门的这边,而更象是在阅览室里……

你说的是有水泥块的那个角落里吗?我紧张起来。

不,不是的,就在中间。

中间??

是的,这时候那只老鼠不知跑哪儿去了,我的胆子也大了点。我就循着声音慢慢的踱过去,那声音象是从一把椅子下面传来的,我把椅子挪开……

有什么奇怪的东东吗?

没有,莲蓬,我再说你还相信吗?

我相信,我说。小彭,凭咱们的关系我也得相信。

我看到那椅子下的地砖,在慢慢的掀了起来……

哦,那下面会有洞?我吃惊道。

我不知道。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就蹲下身,用双手把那地砖完全掀开了。

那地砖其实用水泥粘得死死的,怎么可能掀开?我愕然:说,你看到什么了?

小彭脸色惨白,又有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来。

是……是……黑黑的,长长的……

黑黑的,长长的???

啊!小彭惊叫一声,眼看又要昏厥的样子,我猛的立起,冲过去扶住了她。

小彭被送校医所后,陈馆长不断的埋怨我:莲老师,你又和她打听那事了吧?

我说没有,是她自己要和我说的。

太原医治毛囊炎好的医院

做试管子宫不达标怎么助孕成功

呼和浩特青春痘哪个医院治疗好